马克·扎克伯格与“背叛”的故事

Facebook自2004年诞生之日起,它就颠覆了人们的传统社交方式,将人们的社交场合从现实派对搬到了互联网。 Facebook的用户和流量一直以惊人的速度增长,截止到2018 年 12 月31日,Facebook 月度活跃用户人数为 23.2 亿人,其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被誉为“盖茨第二”,南安普顿市繁华坐拥约668亿美元身家,居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6位。

在爆炸性增长的数字背后,这个风靡全球的社交网络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却是一个不善言谈、甚至有社交障碍的内向男孩。美女,社交,酒精,派对……繁华城市所有的灯红酒绿都与他无关——不是他不想,而是他的社交能力不允许他这么做。

《Facebook诞生记》一书中,作者本·麦兹里奇以Facebook创始人之一——爱德华多·萨瓦林及几百名相关人员提供的大量文件资料为支撑,真实再现了Facebook从创业之初到举世闻名幕后的颇具戏剧性的故事,也详细的讲述了马尔·扎克伯格与泰勒·文克莱沃斯兄弟、爱德华多·萨瓦林以及肖恩·帕克之间的风雨纠葛。

前者是沉默寡言的天才极客,平时我行我素,甚少与外界沟通。后者是出身商业世家的天之骄子,不仅成绩优异,还有着令人骄傲的赛艇运动员光环,更是上市咨询公司老总的儿子。

是哈佛,为马克与文克莱沃斯兄弟的结识提供了契机和平台。更确切地说,是马克与他们几乎在同一时期萌芽的线上社交网络创意,无形之中带领他们走向相识。

在高中时期,马克的编程技术就已相当熟练,他和另一个伙伴发明的MP3插件Synapse凭借根据用户喜好定制播放列表的特性吸引了百万用户。因此,马克·扎克伯格在大学刚刚入学时就已名声在外。但这样的名声并不足以引起泰勒这对双胞胎兄弟的注意,直到哈佛Facemash的出现。由于在社交场合经常坐冷板凳,这个愤怒的青春期男孩由此萌生出一个想法,建立一个线上图片库,贴上所有哈佛女孩的照片,让别人对她们的外貌进行评级打分,由此扳回一成,获取控制感。

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这个网站一经建立便被疯狂转发,最终惊动了校园里学生组织管理者,政治协会甚至拉丁美洲女性问题组织。

但事情总有两面性,他高超的计算机编程技术以及灵活的互联网社交思维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这个人,就是泰勒·文克莱沃斯。他和双胞胎弟弟卡梅伦出生于纽约南安普顿,家世优渥,父亲是宾沃顿商学院教授,拥有数家顾问公司。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泰勒和卡梅伦深信,随着网络的日益发展,网络的社交功能将会被逐渐提出,最终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在听完了泰勒兄弟的创意之后,马克·扎克伯格显示出了浓厚的兴趣。他口头上答应了泰勒兄弟,说自己愿意入伙,并且表示这个网站有可能赢得大量用户。

因此2003年在11月12日,扎克伯格开始了编程工作。十天后,扎克伯格发邮件给兄弟俩,称网站编程已基本就绪。他在邮件中这样写道,“大部分编码工作都已经完成,等我把图片搞定,我们就可以开通了。”

不过,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之后的两个月,扎克伯格没有再露过面,还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推托搪塞,拒绝交出编码。直到03年年底的时候,扎克伯格才终于同意见面,但是编程工作却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又过了几个月,Facebook突然诞生了,随即短时间内大获成功,而“哈佛联谊会”却胎死腹中。

泰勒兄弟认为马克·扎克伯格背叛了自己,剽窃了“哈佛联谊会”的创意,并且直接导致了“哈佛联谊会”的失败。毕竟如果没有Facebook,“哈佛联谊会”将会是史上第一家在线社交网站。他们对此向校方进行了申诉。

起初,我对那个项目比较好奇,并受邀完成网站的连接部分,但我在与你们碰面之前就开始创建TheFacebook了,而且我没有使用哈佛联谊会的任何一个代码,也没有模仿其任何一个功能。TheFacebook是另一种尝试,没有采用我们碰面时讨论过的任何想法。

泰勒和卡梅伦从小受到的教育是相信秩序的重要性和规则的重要性。也许在马克的黑客世界里,从他这个极客的世界观出发,事情是不一样的。你只是做想做的事情,你可以搞一个像Facemash一样的恶作剧网站,可以入侵哈佛的电脑,也可以蔑视权力,但这是令人无法接受的。

最终,哈佛校方并未对两人的争执给出回应,执着的文克莱沃斯兄弟转而将扎克伯格告上了法院。这场官司打了很长的时间,直到2008年的时候,双方才达成了和解协议,两兄弟获得了2000万美元的现金赔偿及Facebook价值约4500万美元的股票。

这是马克·扎克伯格在创办Facebook之后受到的第一份真正意义上的控诉与官司。剽窃风波疑点重重,马克毕竟也没有真的与泰勒·文克莱沃斯兄弟签订正式合同,创意究竟是谁先想出来的这个问题也无法深究。然而对“背叛者”的审判已经深深印在了文克莱沃斯兄弟心中,他们坚信Facebook是盗取他人创意的结果,是罪恶的果实。

爱德华多·萨瓦林是马克·扎克伯格在大学时期最重要的朋友之一。他出身商人家庭,有丰富的社交经验和经商头脑,在他的眼中,任何物品都是商品,都可以被交易。同时,出身传统世家的爱德华多也不得不遵从大多数人眼中的信条:考名校,加入顶尖的社交俱乐部,顺利毕业,实习,找一份体面的工作……Facebook对于他,完全是一个意外,是他规矩人生中不能预估的惊喜,同时也将是他悲惨余生的根源。

在被马克·扎克伯格驱逐出Facebook股东团队之后,他愤怒地指控马克是一个背叛者,是完全不顾昔日情分的冷血动物。

如果说马克是一手创办Facebook的创始人,那么爱德华多·萨瓦林便是Facebook成立之初的守护者和钱袋子。没有爱德华多,Facebook就无法开始运营,因为马克连租用服务器的钱都没有。爱德华多给Facebook的启动资金仅有1000美元,但这一千美元足以支付几个月的服务器费用,让Facebook的用户量积累到近10万。除此之外,掌握30%股份的爱德华多还担任了首席财务官的角色,为Facebook寻找广告商和合作商。

在大三那年,马克与他们的另一位合作伙伴达斯汀·莫斯科维茨决定前往加利福尼亚州,在硅谷这个世界互联网中心继续发展和壮大Facebook,然而爱德华多却选择了在纽约一家投资银行实习。

经历了争执与辩论之后,爱德华多依然没有听从马克的建议改变最初的人生规划,最终毅然前往纽约。或许从这个时候,两个人的裂痕就出现了。在马克的眼中,Facebook就像自己的生命一般,他必须和自己的作品形影不离,哪怕代价是不可以正常从哈佛毕业。而爱德华多不同,他无法放弃自己既定的发展道路,实习后继续呆在剑桥镇,完成毕业论文,顺利毕业。

在首次参观马克在硅谷的创业基地之后,爱德华多发现自己对于Facebook的重要性已经微乎其微了。彼时的马克已经有了更好的助手——肖恩·帕克,一个和马克·扎克伯格一样年轻且才华横溢的极客,同时手里还掌握大量社会资源。借助于肖恩· 帕克的支持,马克已经收到了许多可靠的风险投资公司抛来的橄榄枝。

或许是出于男人的自尊心,或许是被自己对Facebook来说不再重要的念头威胁着,他的情绪由挫败感转为愤怒,最终选择了利用自己30%的股权威胁马克,阻止他接受任何投资,除非这些投资出自他的介绍。除此之外,虽然马克已经找到了许多风险投资公司,但这些公司的合作价值仍在评估当中,因此当时Facebook的经济来源依然是爱德华多的私人账户。此次争执之后,马克似乎对爱德华多的抗议不以为意。由此,爱德华多一怒之下冻结了自己所有的银行账户,向马克宣战,这就意味着Facebook随时都有可能由于资金不足而全面瘫痪,届时它的用户体验和口碑都会急转直下。

幸好,在获得硅谷知名天使投资人彼得·蒂尔的第一笔投资之后(这也是Facebook接受的首个外部投资),Facebook渡过了财务难关,也最终获得重组,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公司。与此同时,它的用户量也即将突破百万大关。而此时此刻,爱德华多却依然在哈佛安然上课,静静等待毕业。他并未察觉,自己已经逐渐被这个远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团队边缘化了。

公司重组之后,爱德华多获得了34.4%的股份,是继马克之后的第二大股东。但是他签署的文件中显示,如果公司将来需要聘用更多的人并吸纳其他可能会出现的投资者时,爱德华多的股份会根据需要而减少,并且爱德华多不可以在近期出售自己的股份,因此,他的股份实际上只是理论意义上的。

此外,爱德华多还签署了一份放弃向马克及公司索赔的声明,基本意思是如果爱德华多签署了这些文件,等于就是同意了这些新文件所列明的他在新公司的位置,在此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将变为历史。 爱德华多以为之前的冲动之举并未影响两人的兄弟情谊,因此他回到纽约,继续发展自己的金融事业,与马克以及他们的公司分居两地。

变故在公司成立10周之后发生了。当爱德华多像以往一样去往加利福尼亚“视察”之时,马克给他递交了两份文件,这两份文件足以将二人的兄弟情谊撕得粉碎。

第一份文件的日期为2005年1月14日,这是一份Facebook股东的书面同意函,股东同意将公司的股份增加至被批准的1 900万份普通股。

第二份文件的日期为同年3月28日,允许增发股票至20 890 000份。随后的一份文件显示,允许增发730万增加股票给除爱德华多之外的其他合伙人。

随着这些新股的发行,爱德华多在Facebook持有的股份将不再是34%左右。只看发放给其他合伙人的新股,爱德华多的股份份额就会下降至10%以下。如果所有被批准的新股都发放出来的话,他的股份几乎会被稀释为零。

这一切或许都源于爱德华多之前签署的那些文件。或许甚至比那时还要早,在爱德华多冻结银行账户的时候,马克就已经筹谋着将他赶出公司了。在马克看来,Facebook就像自己的孩子,他不能允许任何伤害自己孩子的事情发生,更何况稀释爱德华多的股权对公司是有益的,也是必要的。

马克背叛了他,毁了他,夺走了他的一切。但是在马克· 扎克伯格看来,这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冷漠,而又疏离。

从马克的视角来看,爱德华多试图通过冻结银行账户来损害公司的利益。同时,他还试图以公司商业主管的头衔阻止公司获得风险投资资金。爱德华多甚至还做了其他可能有损Facebook利益的事情,比如另外建立了一个叫作Joboozle的网站,并使用了Facebook潜在广告商的数据库,马克将该数据库视为Facebook的商业机密。根据爱德华多的所作所为,马克有足够的理由将他视为有过错的一方。

他选择“背叛”自己曾并肩作战的兄弟,但他自认为并没有错。这也不正是为了“忠诚”于Facebook的发展吗?

如果说泰勒和爱德华多与马克·扎克伯格的矛盾与“背叛”这个字眼确实息息相关,那么肖恩· 帕克被Facebook扫地出门这件事,不得不被认为是马克的无奈之举。为了保护Facebook的声誉,马克必须做出这种“背信弃义”的选择。

与马克的少年时代相似,肖恩·帕克在读高中时就显露出了计算机天赋。他的课余爱好是攻击世界各地的网站。他甚至列了张清单,立志攻击完上面的所有国家。

这位美国国家海洋大气管理局(NOAA)的首席科学家的儿子,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就被父亲用一台Atari 800电脑教会编程。

高三那年,他就赚到了8万美元。这时他结识了另一个极客天才——15岁的肖恩·范宁。他们一拍即合,开发了史上最早的盗版音乐分享网站Napster。上线没多久,Napster用户量就突破了千万。网站上的盗版音乐让唱片公司损失了数以亿计的金钱。 整个唱片业由此受到打击,所有唱片公司联合起来疯狂起诉他们。虽然Napster最终倒闭,但他们开创的P2P分享模式却彻底改变了音乐产业,将CD送进了坟墓。

休整数月之后,帕克又启动了下一个项目——通讯录应用Plaxo,并拿到了大牌投资机构红杉的投资。这家公司虽然名气不大却影响深远。它的病毒营销技巧受到了社交网站的普遍借鉴,其中包括后来大获成功的Facebook和Linkedin。当公司业务走上正轨之后,帕克却开始不务正业。他不但经常翘班,开会也经常迟到好几个小时。 最后红杉等投资人终于忍无可忍,联手把帕克赶出了公司。

不久后,肖恩遇到了上帝的第三次垂青——他在首次与马克短暂会面之后一拍即合。更巧合的是,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偏僻小镇上,两人再度偶遇。

这次偶遇对他们来说都是戏剧性的,且蕴含着无限的机遇。马克·扎克伯格天才的大脑中往往藏着无数新鲜的创意和想法,他能够让Facebook日渐完善且不可替代,吸引越来越多的会员加入。而肖恩·帕克手头有着看似无穷无尽的人脉和资源,正好为Facebook这种优质的初创公司提供资源。

肖恩·帕克甚至和马克·扎克伯格联手,解决了泰勒兄弟棘手的起诉案件,也解决了爱德华多这个存在感虚无却手握34.4%股权的的大股东。

然而令人震惊的是,在Facebook发展的如日中天之时,肖恩却一朝锒铛入狱。

原因居然是他组织的派对上面有人吸食可卡因。这样的派对在此前的每天都在重复,肖恩迷惑不解,难道真的是因为派对上面那莫须有的可卡因吗?

最终,肖恩逐渐明白,在派对上被捕也许并非是他运气不好,而是因为他是肖恩·帕克。这意味着他继Napster和Plaxo之后,第三次成了靶子。

他应该明白,此时的Facebook不再是宿舍里的小公司,而是一家价值10亿美元的大公司。肖恩和马克也不再是两个摆弄电脑程序的孩子了,他们共同运营着这个公司,这就包含着无数不可忽视的利益冲突。

随着公司发展壮大,人们将会有不同的举动,友谊会分崩瓦解,问题也会产生,有时这些事莫名其妙地就发生了,比如在派对上突然被捕。

也或许,随着Facebook发展壮大,随着资金涌入,随着风险投资公司开始考虑向Facebook投资几十亿美元,有人可能觉得公司不再需要肖恩·帕克了。

但无论出于哪种原因,不管肖恩是否无辜,不管他是被陷害的,还是运气不好,肖恩一定会被马克·扎克伯格抛弃,因为没有人可以影响Facebook的声誉。

就像爱德华多、文克莱沃斯兄弟以及其他任何成为威胁的事物一样,不管其意图是什么,都必须被处理,因为最终只有Facebook这一件事情是重要的。它是马克·扎克伯格的作品,是他的宝贝,也成了他人生的核心。

现在,我们可以猜测到,Facebook是马克的世界中最爱的事物的延伸。马克的偶像比尔·盖茨通过其开创性的软件产品解放了人类,在个人电脑领域做出了贡献,Facebook就像它一样,真的是一场变革——它改变了世界,建立了一个通过社交网络自由交换信息的平台,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形式让世界数字化。

天才并非凡夫俗子,也意味着天才总是会有许多附加标签。马克·扎克伯格到底是不是一个冷血的“背叛者”,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定论。但唯一值得肯定的是,马克所做的一切决定,全都忠诚于Facebook,也忠诚于他自己的内心。

本文内容改编自新书《Facebook诞生记:天才小子扎克伯格的创造神线月出版。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macarthurbarthur.com/,南安普敦